万家热线·资讯  

资讯> 国内 > 正文

“纵贯线”演唱会火爆 四个老男人的重生

我要评论 2009-07-14 08:59 来源:东方早报
分享到:

再过三十年,我们也不会把当年自己的梦想亲手戳破。那晚,当罗大佑“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的歌词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上空响起时,我没有眼泪。

偶像都是轰然倒下的,我们也不自觉地把记忆晒了出来。“纵贯线”是华语乐坛2009年的超级怪物,他们至少都不是宿命论者。如果英国乐坛也冒出个埃尔顿·约翰、罗德·斯图尔特、大卫·鲍伊和莫里西的组合,那么全世界的同性恋俱乐部都可以关门了。

时光,可以让世界万物的对立消除:激进和保守、美好与丑恶、生命的珍贵和无耻……夏台风来做“东方天使”评委时不会再打扮成“阿哥哥”的风格;余光中耄耋之年开口朗诵《乡恋》时也不会再提起当年把“乡土文学”贬为“工农兵文艺”之事;而罗大佑如果要续写完两岸三地的“恋曲”,恐怕数字要直接来到2010年。

让“新大陆人”的历史留给后人去研究吧。用歌词记录一个时代,流行音乐远胜出于文学和电影。当我们的伪装一层层被扒光,当我们不经意间把野心消耗在一列名叫时代的列车车轮下,唯有带着节奏或者旋律的歌词,是最能动感情的记忆。在这四个已经或行将要被时代赶超的人里面,一个体力难以维持整场演出,一个号召力不足以镇住万人现场,一个在人文和偶像之间难以排序,一个在无厘头时代被后来者超越,但他们都是超强的巨人。

纵贯线的新歌,除了在配器上特别厚重而酷似老男人的“卖血”之作外,他们不可能开创这个时代的音乐风气。我非常佩服他们在现场激荡的豪迈,但那种从骨髓里迸发而出的力量,也注定是灵光一现而已。好比幼儿园里突然来了四只恐龙,大家无比惊讶地盯着那粗壮的腿。

我非常喜欢《出发》原来的名字——《亡命之徒》,不管是否知天命,也不管什么理想不理想——“不要问路在哪/迎风向前/是唯一的办法”,是最好的不服老的宣誓。纵贯线的合力也终究是一场类似西方的“老鹰乐队”的闹腾,两者的区别是:“老鹰”不插电更灵,“纵贯线”插了电更强。

2009年是注定属于老男人重生与逝去的日子。纵贯线上海站的同一天,走了两位被称为国学大师的老人。

我们不再怀疑流行歌曲能承载多少使命,但罗大佑依然是最有历史感的。《爱人同志》黑色诗情的力量自然远远超过《你的样子》所带来的震撼。这个表现青春记忆能追溯到盘根错节地步的智者,肯定是纵贯线启动真正的幕后策划者。罗大佑在体力耗尽之后,直接到了韬略大师的位置,他的车厢免不了政治、历史和光阴故事的积压。他带给人的感动是永远钉在分出善恶的耻辱柱上的。

李宗盛不该进入单身贵族名单中,他写情歌的能力在台湾首屈一指。但命运让他成了一个憨厚的园丁,尽管他培养的女弟子未必能超越另一个李家掌门人——李泰祥。专门表现成熟男人的沧桑之中的幽默,是李宗盛继续存活于歌坛的尴尬,他没有足够的资本跑到前台。如今李宗盛的现场尽管依然提着箱琴,但早已没有“木吉他”时代的坦白。

周华健一生都是唱将,他的唱功完全淹没了他的创作才华,他在现场甚至必须放低嗓门,才能让两位老大哥不至于太平庸。也正是如此,此人的车厢过于透明,他的声音辉煌升起时,也很难制造持久的回荡。周华健是那个令很多人相随,但到头来,有人会发出“有没有一首歌让你想起我”的那样的一个歌者。

罗大佑在四人唱《歌》前调侃了一下张震岳:1974年你刚刚生出来。1974年,还是车田正美第一次发表“圣斗士”漫画的时候。在我看来,张震岳的车厢最混搭,他是他那个时代的黑色圣斗士。张震岳的出现,意味着台湾流行音乐朝着另一个时尚的轨道前行:个性的时尚重过于集体记忆,顽皮的气质加上配器上的张力,使寓言哲学完美陨落。四人里,张震岳无疑是最猛的,也最少顾忌的。

纵贯线的精华,其实还在那四节车厢的展示上,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声音。当他们唱对方的歌时,他们分别扮演着对方语境里的角色,有时候整齐得难以辨别差别,有时候又分出了状态的优劣。

这是真正的男人之歌。但在这个不需要显示勇敢和不屈的时代,也不需要将黑白分得过清的时代,我们肯定懂得缅怀是一场堕落,但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冲出各自封闭的世界,拥抱一下曾经感动的记忆。

纵贯线并没有返老还童,过去的美好时光流向了远方。

万家热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编辑:沈诚
  • 安徽资讯APP

    安徽资讯APP

    扫一扫,安徽尽在您手中

  •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

    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分享到:

查看更多 网友热评

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万家热线保持中立

8个活动正在进行 最新活动

更多专题报道

2018年春运火车票购票攻略

2018年春运首日火车票今天零时开售,旅客可以通过网络、电话预定2月1日(腊 ...[详情]

新闻排行

  • 24小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