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首页
安徽资讯

万家热线·资讯  

资讯> 明星八卦 > 正文

《锦绣未央》各人物大结局剧透 李常茹错杀拓跋余后自尽

我要评论 2016-11-25 09:13
分享到:

电视剧《锦绣未央》正在热播,剧中毛晓彤扮演李常茹,出众的外表引起大家的关注?不少网友好奇锦绣未央李常茹小说结局是什么?李常茹是好是坏?结局怎么死?李常茹最后和拓跋余在一起了吗?电视剧锦绣未央中女儿李常茹和她一直暗恋的南安王拓跋余结局是什么,最后在一起了吗?

《锦绣未央》李常茹《锦绣未央》李常茹

《锦绣未央》李常茹跟拓跋余什么关系 最后怎么死的

李常茹是李府中二房的嫡小姐,同时也是李未央和李长乐的妹妹。因为在李府中,当家的人是李府长房,所以长房的大小姐李长乐是李府中最受追捧的人。李长乐在众人的逢迎中长大,所以比较嚣张跋扈,对于李常茹这个妹妹很不客气。

因为李长乐姿容出众,但是李常茹却是平凡的容貌,所以她十分讨厌李长乐。再加上李常茹从小就在李长乐的打击下长大,所以深恨这个姐姐。她外表纯洁单纯,天真善良,但是内心却是阴险狡诈,狠毒异常。她知道自己不能与李长乐抗衡,就在李未央出现后,挑拨两人关系,想要渔翁得利。

李常茹一直喜欢拓跋余,但是拓跋余对她一直很冷淡。直到李未央出现后,拓跋余爱上了李未央,这让李常茹接受不了,因爱生恨,对李未央恨得咬牙切齿。李常茹这个人物是一个心比天高,但命比纸薄的形象。她自视过高,用的手段也是阴狠毒辣。

在电视剧《锦绣未央》中,第一女主和第一男主是李未央和拓跋浚,第二女主和第二男主则是李常茹和拓跋余。前一对两人相爱,后一对则是女方痴恋而男方却喜欢女主。那么《锦绣未央》李常茹和拓跋余这两人到底有着怎样的感情经历呢?

因为李府在北魏的地位很高,是世家大族,所以李府中孩子很多都是和北魏的皇子公主一起长大的,李常茹和拓跋余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在童年到青春期的这段时间里,李常茹一直默默地暗恋着拓跋余,但是拓跋余却一直表现出冷漠无情的状态。而李常茹一直没有放弃这段爱情,直到李未央的出现。

拓跋余在见到李未央后,被她的聪明才智吸引,原本只是想利用李未央在登上皇位。但是在相处中,却发现李未央可以让自己摆脱幽闭症,逐渐地他就真得爱上了李未央。李常茹在痴恋拓跋余多年后未果,却被初来乍到的李未央捷足先登,所以因爱深恨,十分厌恶李未央。

而李未央因为心有所爱,所以想要与拓跋余保持距离。这三人就一直保持着李常茹追求拓跋余,拓跋余追求李未央,而李未央一直躲避的状态。李常茹看到拓跋余追求李未央本就心生怨恨,再看到李未央还拒绝,就更加憎恨李未央,所以她不断地挑拨李长乐针对李未央,想要通过李长乐来了解李未央。

《锦绣未央》李常茹和拓跋余都是爱而不得的人物,结局也十分可悲。

《锦绣未央》即将播出,剧中的三位女主,李未央,李常茹和李长乐这三人是勾心斗角最厉害的三个,其中李未央以智谋出众,李长乐以容貌著称,而李常茹综合实力处于中间。由于李未央和李常茹两人上演了姐妹翻脸的戏码,让很多观众好奇《锦绣未央》李常茹结局。

李常茹在李府中一直深受李长乐的欺负,虽然她本身颇有能力,但还是斗不过老谋深算的蒋柔,所以她只能默默地忍受李长乐的欺辱。当李未央出现时,李常茹看到了李未央身上的聪明才智。在看到李未央被李长乐欺负的时候,她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所以她接近李未央,并且与李未央成为好友,两人联手打击蒋柔母女。

开始的时候这两人的感情是很好的,但是后来她发现自己一直恋慕着的拓跋余喜欢上了李未央。从那时起,李常茹对李未央的感情就变了,她越来越嫉妒李未央,到最后她对李未央的恨意甚至还超过了李长乐。那么《锦绣未央》李常茹结局如何呢?她到底有没有和拓跋余在一起呢?她与李未央的姐妹情有没有挽回呢?

在电视剧后期,李常茹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不顾当初与李未央的姐妹之谊,多次出手陷害背叛李未央。最后她再也没有能力与李未央斗时,她选择了亲手杀死李未央。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拓跋余替李未央挡了一刀。李常茹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后,悔恨不已。在拓跋余死了几月之后自尽身亡。

 

官方介绍,《锦绣未央》讲的是南北朝北魏的故事。这个时代,战乱不断,著名的花木兰就这时从军的,攻打的正是剧中李未央的故国大凉,木兰姐姐口中的可汗正是拓跋浚的爷爷拓跋焘。

《锦绣未央》男主拓跋浚大结局《锦绣未央》男主拓跋浚大结局

《锦绣未央》男主拓跋浚大结局

“外貌协会”的还是挺喜欢罗晋版拓跋浚的,尤其耳朵边上的两个小辫子,阔爱!

历史上的拓跋浚长得丑,可是小时候的拓跋浚就深受他祖父拓跋焘的喜爱,常被带在左右,人称“世嫡皇孙”。后来,太监宗爱杀了拓跋焘,立南安王拓跋余为帝,就是剧中丑到没朋友的吴建豪。

《锦绣未央》男主拓跋浚大结局《锦绣未央》男二拓跋余大结局

《锦绣未央》男二拓跋余大结局

只不过,可怜的拓跋余只当了7个月的皇帝,就又被宗爱杀害,然后拓跋浚正式登场,那时人家才12岁

拓跋一家子那可都能是生娃小能手!拓跋浚他爹景穆太子12岁就生了拓跋浚,人家活的年龄虽然短,但不到20岁就有了13个儿子!拓跋浚也遗传他爹,14岁就有了第一个儿子,只是一样短命,活到26。

了解了历史,大结局的剧情还不就好推断吗?那肯定是,拓跋余先登基当了皇帝,甚至还可能糟蹋了未央,然后浚浚的小火山一爆发,打败余余,迎娶白富美。但好景不长,小浚浚早早的去领了盒饭。

 

《锦绣未央》女主李未央大结局《锦绣未央》女主李未央大结局

《锦绣未央》女主李未央大结局

那么,终极大Boss就来啦——李未央!剧中,李未央的人设是一夜间遭逢变故、国破家亡的北凉公主心儿,阴差阳错成为“李未央”,从傻白甜变成腹黑女,先宅斗灭掉各种小妖精,再登基成太后。

真实的历史中,很难寻到李未央本人,对比各种经历,认为其原型应该是拓跋浚的皇后,被称为“千古第一后”的冯太后。

电视剧锦绣未央剧情 锦绣未央播出时间 锦绣未央大结局 锦绣未央演员表《锦绣未央》女主李未央大结局

被称为“千古第一后”,可见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历史记载,她14岁被选为贵人,18岁被立为皇后,但23岁就守了寡,拉着别人儿子成了太后。后来,她的养儿子去世(也有传言是被冯太后毒杀),冯太后又立了个5岁的小皇帝,成为太皇太后垂帘听政,掌权20余载。冯太后的政治才能不可小觑,她当政期间各种改革,让北魏由鲜卑族落后的生产方式向汉族先进的封建生产方式的过渡。

 

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 李尚书听信谗言将未央禁足 未央珍藏折扇女儿家心思暴露

叱云柔对丈夫说自己虽然嚣张跋扈,但他的女儿未央又何曾是什么善茬,试问在与自己交锋那么多回合后难道就不怀恨在心?如今为了害自己连皇上禁用的巫盅之术都用上了,所以在她看来李未央不仅不会为李家带来荣耀,还会害得李家家破人亡的。

李长乐拿着小木人当着家人的面质问未央居心何在?未央坚决不背黑锅,她一口咬定是有人在陷害自己,老夫人也认为此事尚有待查证,三夫人也向李尚书提出未央不是这样的人。李尚书决定将未央禁足君兰院,直到弄清真相为止,在三夫人的恳求下,李尚书同意七姨娘暂时搬到三夫人处居住。

法师将木人焚烧后,叱云柔立即生龙活虎,李长乐都奇怪母亲是何时将木人放到未央的房间里的,叱云柔称此事多亏了红罗,红罗说自己上次假扮李未央功亏一篑,还要感谢夫人给她将功赎罪的机会。红罗说,放小木人的布袋里本来放了一把男人用的扇子,她亲眼看到李未央很珍视这把扇子,但是她将小木人放入的时候扇子却不在里面,而她当时也没有时间寻找。原来那折扇是当初拓跋浚匆忙离去时遗忘在客栈的,未央一直珍藏在身边。

未央已经被禁足两天了,白芷担心老爷不知会怎么处置她们,说话间未央突然想起拓跋浚的扇子也放在那个木盒里,连忙起身翻找,幸好白芷之前看到装扇子的布袋有些脏了,所以又做了一个新布袋中,才侥幸让扇子没被拿走。

未出阁的姑娘房里居然藏着男人用的扇子,叱云柔母女顿时觉得找到了李未央的把柄,李长乐带人来到君兰院大动干戈搜出了扇子,李长乐下令将人带走,严刑逼问扇子的来历。未央不忍白芷被虐打,交代说扇子乃是她在乡下时友人所赠,李长乐相信了未央的供词,认为她在乡下与男人私相授受。

李常茹假意送食物和药品给李未央,君兰院派人看守着自然是进不去的,在未央的坚持下,常茹顺水推舟就离开了,但她心里清楚李未央于她而言还有价值,现在李未央还不能死,她要想办法把李未央救出来,她想到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帮未央。

李长乐带着目的进宫看望太子妃,她在园子里看到拓跋浚,主动上前问候,有意在拓跋浚面前掉落扇子,在拓跋浚的追问下吞吞吐吐地说此事事关家丑,不知当不当讲,说这扇子是未央与人私相授受的证据,被叱云柔发现了,自己好心将扇子偷出来准备还给未央的。长乐精心编了一个故事,意图让拓跋浚对未央死心,哪承想拓跋浚见自己的扇子被未央珍藏,心中大喜。

李常茹让丫鬟向拓跋浚报信,称“未央有难”,拓跋浚立即赶往尚书府,借口得知尚书夫人身体抱恙,特带太医前来医治。

 

第17集 - 常茹派人送信拓跋浚救下未央 拓跋浚向未央表白却被残忍拒绝

七姨娘一直苦求叱云柔让她看看未央,叱云柔却坚称未央是身患恶疾,老爷下令将她隔离,不许波及到家中其他人。七姨娘只求夫人可以恩准自己前往君兰院看一眼未央,实在不行就把自己也一起关在君兰院。这时下人来报高阳王殿下带着太医过来替夫人看病了,据说是太子妃娘娘的恩赐。叱云柔奇怪高阳王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杀出来,长乐撑不住母亲的逼问只得小声告诉母亲自己带着未央珍藏的折扇去找高阳王一事,叱云柔叮嘱春茗立刻去办一件事,而自己则只得硬着头皮接受太医的诊治。

春茗领命后手捧白绫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前往君兰院,叱云柔是知道高阳王此次前来意不在替自己看病,所以打算先下手为强,让春茗带人把未央吊死。高阳王在确定叱云柔身体无甚大碍后提出想去看看未央,李尚书和叱云柔婉拒称已经请大夫替未央看过病了,已经没有危险,这时七姨娘冲出来求拓跋浚救救未央,拓跋浚不顾李尚书夫妇的阻拦冲去君兰院,未央竟已被悬在梁下,拓跋浚及时救下未央。叱云柔解释道,她在未央处发现一把男子的扇子,未央不肯说出扇子的来历才被禁足,不想今日竟然自杀了。拓跋浚问未央事实果真如此吗?未央知道若说实话那么巫蛊一事如若暴露,老夫人、七姨娘等人也会受到牵连,无奈之下只能顺着叱云柔的话说是自己犯错。拓跋浚告诉众人如果是为了扇子责罚未央那么大可不必,因为扇子的主人正是自己。在拓跋浚的出面下,未央主仆三人才算是渡过难关,李常茹也巧妙地让拓跋浚知道是自己派人送信才得以救下未央。

未央这日出府来到天一阁,这个地方是拓跋浚救下自己时悄悄写在自己掌心的。一路上未央都很矛盾,她本不该与拓跋浚有过多交往,如今还是把他牵扯了进来。拓跋浚追问未央事实的真相,未央不愿拓跋浚再苦苦逼问,拓跋浚让未央不要再装了,称自己逼问是因为关心她、喜欢她,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了,当他抱起她以为她已经死了的时候,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未央却依然嘴硬说自己对高阳王并没有这份心意,为了让拓跋浚死心,未央甚至狠心夺过扇子毫不留恋地扔了出去,拓跋浚一腔真情付诸东流,黯然离开。

祭祖回府的李敏德从母亲周氏处得知未央遭拘禁毒打一事,敏德决定强大起来保护未央。

因救灾一事,拓跋翰与拓跋浚受到皇帝嘉奖,拓跋翰在拓跋余面前发泄不满,称自己屈身下顾与灾民打成一片才得到父皇的嘉奖,而拓跋浚轻轻松松就得到奖励,拓跋余趁机挑拨二人关系。拓跋余的手下也替自己的主子打抱不平,拓跋余明明和拓跋翰同赴灾区,这东平王只顾表面作秀,真正的救灾事务都是南安王在做,但到头来功劳都算在东平王头上,自己主子什么好处都没落下。南安王告诉手下,因为自己身份低微,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踏实做事,不居功,反而能令父皇高看几眼,要做大事,岂能如此短,能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

叱云柔故意在太子妃面前提起未央和拓跋浚之间有私相授受之嫌,太子妃为了拓跋浚的将来考虑,决心阻止他和李未央在一起。拓跋浚向母亲解释之所以有此传言是因为自己的扇子遗失被未央所拾,何况未央对自己根本没有想法。

 

第18集 - 拓跋浚追求李未央锲而不舍 李常茹为达目的翻云覆雨

一连四五天拓跋浚都把自己关在房内读书写字,侍女们只能把饭菜放在门口不敢打扰。拓跋浚把自己写的拔攫人才的计划让承德送到户部去,并让他速去速回,一会还有一篇戍边之策要送去兵部,承德让殿下不要过度操劳,指出他自从见了安平县主之后就情绪不对,拓跋浚打断承德,告诉他大丈夫不能因儿女情长之事牵绊,应该以江山社稷为重,承德对这个主子的故作姿态无言以对。

拓跋余和拓跋翰在尚书府门口不期而遇,拓跋翰让弟弟今天放开政事与他一起悄悄地进去会会李大小姐。奴颜媚骨的李常喜正和长乐在园子里吃水果,两位殿下驾到,把李常喜激动得不知所措,正巧李敏德路过,常喜向拓跋翰告状说是这个李侍卫常帮着未央一起欺负大姐长乐,拓跋翰讨好长乐,有意羞辱敏德,扔了一个桃子到地上要让敏德吃了,常喜更是上前把桃子捡起拼命往敏德嘴里塞,未央经过大声喊停,并不惧怕两位殿下的威严,大大奚落了李常喜和李长乐一番,拓跋翰几番欲翻脸都被拓跋余阻止,称他们今日是私自前来不宜将事实闹大。

私下里拓跋余找到未央说明自己非常欣赏她,但觉得她行事过于激进,为了救人甚至不惜把自己都搭进去,其实大不必如此,自古以来男人得到权势有各种方法,而女人只需依附于有权势的男人就可以令他人仰视自己,他觉得未央是个聪明人,应该可以明白自己的意思。

李常茹制造了自己和拓跋余的偶遇,又故意将拓跋浚搭救未央一事透露给拓跋余,拓跋余这才知道皇长孙与未央的关系不一般,他一直有想法让未央依附于自己,因为未央智谋过人对自己极有帮助,远胜于那些空有皮囊的世家女,同时他觉得常茹此人不简单。

魏皇有意将李长乐指婚给拓跋浚,但拓跋浚提出李长乐并非自己心仪之人,自己一直有个心愿找妻子一定得是自己的心仪之人,魏皇倒也无意逼迫这个孙儿,而且听孙儿的言下之意已有心上人,他鼓励孙儿既有目标就努力去夺取对方的芳心,千万不要轻言放弃,拓跋浚听了皇爷爷的话仿佛突然开了窍,开心地跑着离开了。

敏德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邀未央去看杂耍,这时白芷提来了一个鹦鹉,这个鹦鹉一直在喊着“未央”,未央叹了口气令君桃把鹦鹉放生了。拓跋浚看着自己飞回的鹦鹉取笑它这么快就被赶回可真没用,不过他这一回不会轻言放弃的。

敏德一早提了自己买的鹦鹉赶到君兰院送给未央,未央欣然接受说是正好和“小樱”作伴,敏德正狐疑着,白芷提前之前放生的鹦鹉进来了,说是怎么送也送不走,就干脆留下来养了。敏德心里不爽,趁着未央离开,敏德因用竹签戳小樱解气。

二夫人掌权后地位与日俱增,又担心叱云柔病好后,自己要交出权力,常茹安慰母亲好日子会长久的。娘俩正讨论着,皇后娘娘派人传来口谕,请李常茹出席下月皇后娘娘的宴会,娘俩欣喜若狂。李常茹知道高阳王之所以向皇后娘娘推荐自己,也是因为自己之前向他报信救未央的缘故,看来自己帮助李未央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叱云柔因动怒再次引起毒发病重,常茹假意去探望,故意让下人秋蓉说出在未央庆功宴会前晚,看到三夫人身边的下人抬着个一人高的麻布袋。叱云柔这才知晓,是周氏将紫烟的尸体带回,在宴会上装神弄鬼,原来她一直认为唯唯诺诺的三夫人周雪梅才是帮着未央害死儿子的人,叱云柔急怒攻心,再度吐起血来。

 

第19集 - 未央成全常茹在皇后面前露脸 叱云柔设计毒害周雪梅成功

君桃怀疑叱云柔的病症是服用了毒草问荆草的缘故,之前太医也没看出异常,想必是叱云柔连太医都已经买通了,未央让君桃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李常茹和李未央一起受到皇后的邀请参加宴会,因为需要表演才艺,未央特意让白芷替自己缝制了一个舞衣,君桃说起自己好久没看小姐跳舞了,说得白芷一脸的神往。

敏德独自一人在河边吹笛,突然一名男子出现,跪着称敏德为少主,并请少主跟他一起回去,可汗正在等着少主。一席话听得敏德一头雾水,男子说可汗是全柔然最伟大的吐贺真可汗,而少主就是可汗的儿子,有少主手中的玉笛为证。敏德怒了,干脆把玉笛塞给那男子转身就走。

敏德回家与母亲说起自己的身世,他问母亲记不记得当初送自己过来的人长什么样?周氏告诉他送他过来的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当初那亲戚遇到了与家人失散的敏德,陪着敏德等了好久也没见人来寻孩子,无奈之下才将敏德带来交给周氏,那时敏德才两岁左右,手里紧紧捏着这支玉笛不肯撒手。周氏对儿子说如果他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娘可以帮他。

进宫的路上常茹告诉未央自己是第一次进宫真的好紧张,她还把自己亲手缝制的舞衣展示给未央看,说是从小学过舞蹈却没有表现的机会,希望这次表演会让大家记住她,未央决定成全常茹。

宴会上,李常茹在未央的极力推荐下跳了一曲舞蹈,舞跳到一半弹奏的琴师突感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弹奏,未央提出为妹妹伴奏,拓跋浚马上自告奋勇要与未央合奏,女扮男装的九公主也启奏母后让禁军侍卫李敏德吹笛进行琴笛合奏,一曲结束,好舞、好琴、好笛音,赢得了皇后娘娘的赞赏,通通有赏。李长乐知道李常茹受到皇后赞赏后嫉妒心起,带人赶到二房又打又砸,还剪破了常茹的舞衣。

李萧然安排敏德离府替自己办事,九公主在敏德出发前允诺要替他好好照顾家人。李长乐来到二房发现常喜在吃一种汤药,再三打探后得知,是二夫人为她寻到的美容秘药八珍汤替她医治脸上的疤痕,长乐听了心动不已。她再三打探无副作用后,向常喜讨了方子回去。

周氏去庙中上香,未央不放心让君桃一路跟着保护三婶。进香路上巧遇一孕妇跌倒在路边,心善的周氏让君桃将孕妇救上车与自己同乘一轿,哪想到此孕妇是红罗假扮的,红罗偷偷将时疫病人用过的手帕放在了周氏身上,她料想周氏体弱,一定会如大夫人所愿染上疫病的。

李敏德在回程的船上,遭遇蒙面人刺杀,敏德受伤落水。周氏在家中做针线突感心慌,她担心敏德会出事,丫鬟安慰她少爷吉人天相,一定没事,周氏才刚放下心来,突然一阵心慌咳嗽直至晕了过去。

 

第20集 - 李未央设计扳倒叱云柔母女 敏德遇刺失踪周氏生命垂危

李萧然常常头疼,叱云柔找来沈太医为丈夫诊治,沈太医问诊后确定只是操劳所致,并无大碍。

三夫人周氏病倒,请来大夫看病果然诊断为染上了时疫,叱云柔诡计成功。叱云柔一直对周氏帮助未央害李敏峰一事耿耿于怀,她不仅要让周氏死,还要让周氏没有儿子送终,所以李敏德遇刺都是叱云柔的安排。

常茹的丫鬟蓉儿表扬自家小姐,说是三小姐比大小姐、二小姐都聪明,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当初三夫人能够救回紫烟,完全是三小姐在中间通风报信。常茹道自己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只是没有想到二姐会如此真心对她,如果被二姐知道自己只是在利用她不知会作何感想?蓉儿让小姐千万不能心软,要想着自己的目标才行,常茹暗自给自己鼓劲,她一定不能心软,只有大房和三房闹得越厉害,二房在李府的地位才能更稳固,自己才有可能成为匹配南安王的女人。

未央分析认为三夫人的病和敏德遇刺都是叱云柔安排的。

叱云柔假意前往三房探病,让周氏千万保重身体,说是如今敏德生死未卜,可别连敏德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啊。周氏一听愣在当场,叱云柔还惊诧于她的不知情,说敏德办事回家途中遇刺掉入江中,老爷派人找了几番都是没有下落,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受了刺激的周氏病情再度加重。

未央自问进入李府的目的就是杀死李敏峰,如今却无端牵连了三婶和二弟,她的内心十分痛苦,她发誓就在今晚要让叱云柔尝尝自食恶果的滋味。

李萧然病得越发严重,大夫诊断出李萧然是中了问荆草的毒,并问起李萧然近期的饮食,李萧然想起长乐近来常常送来的八珍汤。大夫检查八珍汤的药材,发现里面果然有问荆草。长乐慌乱地说八珍汤都是常喜给的,而常喜则称之前自己脸上有伤,方子是大夫开的,明明是大姐硬从自己这里抢去的,二夫人也提出老爷若不信可以派人去他们院子里搜。大夫检查了常喜服用的八珍汤,里面并没有问荆草。正当叱云柔替长乐开脱之时,未央称有事禀告,她拿出一个写有李萧然生辰八字的小人,说是前几天白芷看人偷偷摸摸埋在君兰院门口的树底下的。想来如果李萧然今日中毒吐血,而自己院中又挖出小木人,必定会被诬陷采用巫盅之术诅咒父亲。二夫人温氏趁机说,那大夫人叱云柔之前的症状与老爷的一模一样,会不会根本不是中邪而是中毒呢?

叱云柔和李长乐一口认定是李未央在陷害她们,李未央提出如果叱云柔之前是中毒而非中邪,而现在日渐好转,那么肯定在服用解药,李萧然搜查叱云柔住处,果然找到解药药渣。如今叱云柔母女再也无力狡辩,李长乐要撞死以证清白,君桃拔剑让她自杀,长乐反举剑去刺未央,却刺中李萧然。李萧然大怒,将李长乐送出李府。叱云柔急怒攻心晕倒在地,李萧然传下话去称夫人病重,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探望。

未央将合力把叱云柔扳倒的事告诉周氏,让病重的周氏得到一丝安慰。周氏告诉未央自己昨晚又梦见敏德了,一会是他小时候可爱的模样,一会又是他满身是血的样子,未央宽慰三婶梦是反的,所以敏德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李长乐被送到乡下做苦力,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来到遍地泥泞的乡下根本无法生存,满屋子的老鼠和蟑螂更是吓得她和丫鬟抱头痛哭。

 

第21集 - 敏德回府憾未见养母最后一面 拓跋翰为稳固地位欲独霸银矿

九公主得知李敏德外出办事遇刺身亡,她无法接受这一消息,拉着拓跋浚一起来到尚书府看望敏德母亲,她没想到周氏居然染病生命垂危,她想着敏德离开时自己还承诺会替他照顾家人十分地内疚。

拓跋浚来到尚书府不见未央一面又怎舍得离开,他找到未央心疼地发现夜以继日照顾三婶的未央清瘦了,他拉着白芷吩咐一定要照顾好小姐的起居饮食,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直到她听话为止,也许她会厌烦发脾气,但请白芷多担待些,因为如今未央也只能在他们几个个面前耍耍小性子了。未央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感动莫名。

被大家以为已经丧命的李敏德落水后被一直跟着他的焦统领救起,在同样福大命大的平安的照料下敏德正逐渐康复着。敏德觉得自己被刺事有蹊跷,他担心家里会出大事,不待身体完全恢复就心急赶回尚书府,不承想一到家门口就得知母亲过世的消息,敏德受不了打击晕倒在灵堂里。叱云柔见李敏德活着回来,痛骂手下无能。

南安王拓跋余再次向未央表明自己是她可以依附之人,虽然他完全可以直接向李尚书求娶,但他欣赏未央,他希望未央能够心甘情愿依附于他。这一番话让正巧路过花园的李常茹听在耳内,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南安王看到自己比李未央更有利用价值,一定要成为他的女人。

江左告诉拓跋翰本来勘探鉴定为石矿的矿坑其实是银矿,江左替他出主意只要偷偷把此银矿据为己有,何愁大事不成啊。拓跋翰欲将银矿据为已有,可矿上有上百凉奴,众目睽睽之下不好开采,拓跋翰故意放出要将凉奴杀光的消息,凉奴在明叔的带领下杀死卫兵连夜逃跑,此举正中拓跋翰下意。拓跋翰见凉奴中计,下令将逃奴捉拿后坑杀。

李敏德一直自疚是因为让母亲担心了才会令母亲病情加重,乃至最后送了性命,他一日日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浑浑噩噩地用酒精麻醉自己,未央终是看不过去,用自己的方式唤醒了敏德。

春茗告诉叱云柔沈太医已经告老还乡,并且在离开之前下狠手剁了自己两根手指,这行医之人没了手指也就算葬送了前程,叱云柔冷笑着说沈太医能留下一条命已经算是老爷手下留情了。春茗担心长乐在农庄会被人欺负,向夫人请示是不是派人前去伺候,叱云柔说长乐之所以一次次输在李未央手上就是因为日子过得太顺遂了,她就要让长乐吃苦、受累,受尽各种折磨,消消她的脾性、折折她的傲气,这往后的路还得靠她自己走下去。

敏德猜到母亲的死与叱云柔有关,甚至自己的遇刺也与叱云柔脱不了干系,未央让敏德孝期过后就提出分家,从此远离这个家的是是非非,称这也是三婶临终前的心愿。敏德反问未央,如果是她的至亲被人害死了,她是不是会苟且偷生逃避仇家?

敏德来到树林吹笛引出焦统领,他命焦统领协助自己刺杀叱云柔。他让焦统领带人潜入李府佯作行刺,实为引开众家丁,敏德欲亲手替母亲报仇。

 

第22集 - 叱云家老夫人出面为叱云柔撑腰 君桃意外得知父亲明叔尚在人间

就在敏德即将刺杀成功之时,红罗出现救了叱云柔,刺杀计划失败,敏德不愿拖累焦统领命令他即刻离开。

未央得知大夫人遇刺,她就知道一定是敏德做的。她特意熬了燕窝粥,说是要犒劳整晚忙于行刺的二弟,敏德沮丧地说果然还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二姐。未央听说昨晚行刺并非敏德一人,另外几个都是功夫了得,她问敏德那些人可不可靠,会不会害他?敏德让二姐放心,说那些都是他江湖上的朋友,个个重情重义,绝对不会出卖他。未央劝敏德下次不可如此莽撞行事,敏德却说不想让未央身处险境,自己身为她唯一的兄弟,保护她是自己的责任,但苦苦暗藏的心事敏德终究无法说出口。

君桃将叱云家的大概情况告诉未央,她说叱云家老太爷叱云国公有一儿一女,女儿就是尚书夫人叱云柔,孙辈中最出色的就是叱云南,仅有一个庶出的孙女却不出挑,如今已经成为东平王的侧妃。未央终于明白李长乐这个外孙女才会得到叱云家的重视。君桃说叱云南一直镇守北凉属地,她听说最近叱云家会有人回来,具体是谁还不清楚。未央明白以他们的实力若与叱云家正面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想要搞垮叱云家,只有找准叱云家的弱点。

叱云家老夫人亲临尚书府,老夫人亲自迎接,并吩咐府里的小姐姨娘们去厅里候着。未央知道来者不善,但依然以外孙女见外祖母的礼仪见过叱云老夫人,老夫人一进屋就急着要见女儿,她昨晚在家里发现叱云柔的信鸽飞回来了,知道这边一定出了大事,于是一早就匆匆赶了过来。

病怏怏的叱云柔见到母亲可算是见到了大靠山,她哭着让母亲帮她作主,老夫人发现不见长乐,她不知长乐此时正在农庄受苦受难呢。吃糠咽菜不说,还被人奚落、折磨。这天长乐把难以下咽的早饭都砸了,又饿着肚子被逼去刷粪桶。

叱云老夫人坚持要把叱云柔带回家养病,李老夫人推说李家媳妇生病理应由李家人伺候,但李尚书却毫不留恋地同意了,叱云柔不禁将幽怨的眼光投向丈夫,叱云母女离开后,李尚书告诉母亲大夫说叱云柔活不了太久了。

回到家中的叱云柔央求母亲帮自己达成两个心愿,一个就是不管用任何方法也要让自己提着一口气,在长乐出嫁之前她绝不能死,还有就是她要李未央的命,不管母亲用什么方法、不管母亲怎么做,李未央一定得死。

未央与白芷、君桃女扮男装出府玩,在大街上遇到了拓跋浚、拓跋余。此时,魏兵捉拿北凉逃奴,明叔被捉要推入矿坑活埋,君桃看到明叔激动万分,原来父亲没死,君桃冲动要立刻去救父亲,未央让她冷静,自己陪君桃一同前往见机行事。

眼看凉奴都被赶入土坑就要被活埋,拓跋浚突然出现,他认为事有蹊跷,求拓跋翰暂缓行刑。未央、君桃趁机割断悬挂巨石的绳索制造混乱,明叔在混乱中挟持了拓跋翰。拓跋浚提出用自己交换拓跋翰,群奴激愤要杀死拓跋浚,拓跋翰同意回禀皇上释放奴隶,双方约定了时间。未央、君桃假扮哑奴得知石矿其实是银矿,拓跋翰欲私下开采。拓跋翰本欲让凉奴杀死拓跋浚,隐瞒银矿事实,未央用羽箭夹带纸条威胁拓跋翰不放凉奴,必告知皇上石矿乃银矿。拓跋翰见已有入知晓银矿秘密,无奈之下只能同意放人,又故意拖延时间让拓跋浚吃苦。未央以身犯险进入矿坑,明叔见到未央知道心儿公主还活着。拓跋浚承诺待此事平息自会禀明皇爷爷废除蓄奴制度,天下子民一视同仁,众凉奴的情绪开始平复。

 

第23集 - 叱云南为找奏章射杀凉奴 李长乐熬出头被接回叱云府

拓跋翰同意放凉奴一条生路,但同时提醒若再发生逃走之事,杀无赦。拓跋浚向皇叔提出能否将这些凉奴交给自己处理,他一定补偿皇叔同样数量的奴隶,拓跋翰同意了侄子的要求,凉奴们重获自由,纷纷欢呼庆祝。

拓跋浚知道未央突然来到石矿定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未央偏偏嘴硬不肯承认,在拓跋浚的追问下脸却不自觉地红了,拓跋浚自然心情大好,悄悄亲了未央的脸颊,未央娇羞不已。林中承德在替胳膊受伤的凉奴疗伤,君桃却误以为承德在伤害凉奴,不由分说上前就狠狠地推开了承德,承德骂君桃简直就是一只母老虎。

未央迎面遇到南安王,拓跋余用充满探究的眼光看着未央,他说总觉得未央身上有无数的秘密,能够勾起人的好奇心。他说之前自己就说过希望他们下次见面未央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不知未央是否想好了?未央干脆地回答拓跋余,她承蒙殿下厚爱,可惜无意高攀。拓跋余心知未央和拓跋浚的关系暧昧,既然她不肯为自己所用,那么来日定会与自己作对,不过他有信心定会达成所愿。

正当凉奴们高兴地与承德、君桃他们挥手作别时,叱云南率兵赶到,以乱箭射杀凉奴,明叔趁乱逃跑。拓跋浚匆匆赶到树林阻止叱云南却为时已晚,叱云南压根不把这个皇孙放在眼里,傲慢地说自己不知者不罪。

叱云南大开杀戒的目的只是为了追回马太守的奏章,没想到奏章在明叔身上,而唯独明叔逃得一条性命。明叔趁着夜色来到君兰院,将奏章交给未央,他让未央带着奏章去面见魏帝,揭露叱云南的欺君大罪。未央此时心里还想到一件关键之事,如果魏帝真的是被叱云南所蒙蔽,那么拓跋浚就不是她的仇人了,那么他们的前途就变得明朗起来。

拓跋余派承安一路跟踪明叔,承安向主子报告发现明叔曾前往尚书府与未央见面,拓跋余开始怀疑未央的真实身份。

拓跋余让手下把东平王私吞银矿的事传出去,并说他上缴银矿是畏罪上缴,特意关照手下必须要把事情传到东平王耳中。东平王听到风声后,第一时间怀疑散播消息者是他侄子拓跋浚。

李长乐在农庄日夜做活,疲累不堪,还一再遭到静怡的毒打。有压迫就有反抗,长乐忍无可忍下定决心不再受人欺辱。第二天,农庄内发现尚书打算献给皇上的百年陈酿少了一坛,长乐承认是静怡指使自己偷了。管事妈妈在静怡房中搜出酒和其他静怡私藏物品,静怡被杖责。其实是长乐发现静怡偷盗庄中财物,故意将酒放在静怡藏赃物的地方,给这个恶奴一个教训。

叱云南前往农庄把李长乐接回叱云府,叱云柔与女儿相见自是一番相拥而泣,叱云柔教训女儿作为世家之女一定要时刻让自己保持价值,让人觉得是可用之人,才会在家中有立足之地。

皇家狩猎在即,拓跋余暗示拓跋翰趁狩猎之机“误杀”拓跋浚。叱云南也向叱云柔表示,要在狩猎时暗杀李未央。

李常茹得知李长乐已经从农庄回到叱云家,她知道长乐有叱云家撑腰,又是太子妃中意的儿媳妇人选,这一回来长乐的风光日子又要来了,而那时定会是自己的落魄之时,她一定要设法阻止。

 

第24集 - 拓跋余认识到真实的李常茹 李长乐为追拓跋浚不顾廉耻

拓跋浚因为没能救下那些凉奴而时时自责,承德说要告诉他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那就是安平县主李未央会参加皇家狩猎,正巧路过的九公主听到了,她连忙上前打听李敏德是否也会去参加狩猎呢?当她从承德口中得到李敏德也参加狩猎时,连忙跑去求父皇,要求也去狩猎。

狩猎即将开始,皇上许诺,获得猎物最多的人可任意提一个条件。拓跋余暗示未央,若自己获胜就会要求父皇赐婚。

李长乐来到围场被那些官员家眷们指指点点,说她之前久未露面是因为弑父而被送到了乡下,若不是叱云将军出面现在还回不来呢。李长乐恼羞成怒,又把此事记在李未央的账上。其实散布谣言的始作俑者正是李常茹。

太子妃在听说李长乐弑父一事后也开始犹豫自己的选择,她说如果此事当真,就算叱云家的势力再大,她也不会让李长乐嫁给浚儿,她不能毁了浚儿的幸福。太子妃见到长乐关切地问她看着清瘦了不少,气色也不佳,是不是身体不适?长乐假称前段时间母亲病重,为了替母亲祈福,特意去道观住了一段时间。她又楚楚可怜地表示都是自己受不了未央的气与之起了争执,才会冲撞了父亲,惹出弑父的流言,也让母亲平白替自己担心。太子妃一时难以判断李长乐话语的真假,只推说自己乏了,让长乐先行退下。

李常茹和侍女在悄声交谈之时被拓跋余撞个正着,他训斥常茹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兴风作浪将太子妃玩弄于股掌之间。常茹干脆把心中所想和盘托出,她说自己相信南安王殿下会为自己保守秘密的,因为自己的作法其实是帮了殿下。她说殿下其实和她是一样的人,从小生长在他人的光环之下,想要脱颖而出唯一的办法就是取而代之,她愿意一生誓死效忠殿下,帮助殿下坐上那无上之位。拓跋余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认为李常茹的聪慧不在李未央之下,但还是小看了她,常茹最高明之处就在于长达十几年隐藏自己,成功骗过所有人。

明叔偷偷来到狩猎场,打算向皇上揭发叱云南,他不能让公主以身涉险。

太子妃让人把未央叫到自己营帐把她好一顿奚落,告诉她凭借一个洗脚丫鬟之女的身份是无法与自己的浚儿相匹配的。

叱云家死士在围场发现了明叔,叱云南命死士继续跟踪。狩猎开始后,拓跋浚震惊地发现李未央也在射猎群中,原来未央也有事求皇上,虽然未央不肯告诉他所求之事,但拓跋浚暗下决心一定会尽力帮未央达成心愿。

狩猎过程中,叱云南伺机向未央放冷箭,拓跋余出手救了未央一命。李长乐在拓跋浚前故作柔弱姿态,但拓跋浚明确告诉她自己已有心上人,请长乐自重。第一天狩猎结束,拓跋余猎物最多。

明叔眼看无法阻止公主向魏帝揭发一事,他知道公主的目的是要杀了叱云南,于是决定先行刺杀叱云南,没想到刺杀不成反被抓,叱云南将明叔严刑拷打,诈出未央即是北凉公主心儿,命人盯紧未央。

 

第25集 - 狩猎未央在拓跋浚暗助下拔得头筹 未央舍命救拓跋浚却悄然离开

狩猎的最后一天,也是每年狩猎的重头戏所在,白芷让未央可千万不能错过,未央心中另有打算,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拓跋翰在林中精心布置了陷阱,只等拓跋浚自投罗网。魏帝向众人宣布目前狩得猎物数南安王最多,他让大家可要努力了,不然就让南安王拔得头筹了。此时拓跋浚让人推着一车的猎物赶到,他对未央说她好像有猎物拉在林子里了,说完让魏帝身边的公公将猎物仔细清点,这样一来猎物最多的当属安平县主了。未央这才恍然怪不得昨天自己的箭壶少了一个,原来是拓跋浚用自己的箭去狩猎了。

最后一天所猎之物为白狐,一头白狐可抵十头雄鹿,虽然未央暂时领先,究竟谁能最后获胜还在于谁最先猎到白狐。看到拓跋浚宁可放弃自己的机会也要帮未央,敏德猜到未央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面呈皇上,他让未央放心,他有办法阻止南安王拔得头筹。

李长乐和檀香无意中发现了拓跋翰布置的陷阱,转眼间她有了对付李未央的办法。

拓跋翰发现了拓跋浚箭上的秘密,他对拓跋浚说既然侄儿愿意博美人一笑,皇叔也愿意成人之美。他已经打探到白狐出没的地方,要猎白狐只需跟他前往。

敏德一路跟着南安王,在他狩猎时不停地搞着小破坏,南安王觉察到暗处有人捣乱,他吼着让人自己出来,敏德正在思索对策时,九公主主动跑到了南安王面前,表示是自己跟皇兄闹着玩的。

九公主得知敏德是为了帮姐姐,她说要帮未央也可以帮未央多捕些猎物,于是带着敏德来到一处林深叶茂之处,没想到九公主被鹰啄伤,敏德上前要替她包扎才发现他认识的八殿下居然是个女的,偏偏九公主看到伤口流出的血以为自己要死了,吓得晕了过去,敏德无奈只得背起九公主回营帐。

拓跋翰有意将拓跋浚引到陷阱附近,并偷偷在陷阱上放了白狐爱吃的食物,拓跋浚一路跟着白狐来到陷阱边,突然四面八方射来众多冷箭,拓跋浚为了躲避一个跟斗翻下了陷阱,并被拓跋翰早已投放的毒蛇咬伤昏迷,拓跋翰的手下悄悄将陷阱恢复原样。

狩猎完毕,未央所获最多,魏帝履行承诺让未央可以提一个请求,无论是什么请求他都会答应。未央向魏帝提请,今后无论她犯任何错误都由她自己一人承担,与李家无关,在得到魏帝的承诺后,未央拿出奏章称有事要启禀。此时承德来报,高阳王殿下失踪,未央心中大急,随大家跑出去寻找拓跋浚。一个侍卫偷送纸条给未央,说是白芷被绑架,要未央按图独自去寻找白芷,幸亏沿途留下记号,给君桃施救留下线索。檀香穿上白芷的衣服,趴在陷阱边等未央来救,未央不慎也掉入陷阱,李长乐命人遮盖陷阱,她要让李未央暴尸荒野。

未央苏醒过来发现身边居然躺着昏迷不醒的拓跋浚,未央用嘴吸出了拓跋浚伤口上的毒血,并用嘴将随身携带的解毒药物度进了拓跋浚口中。

敏德得知未央失踪,和君桃一起出来寻找。敏德心细发现了被刻意遮盖的陷阱,未央让敏德先带自己离开陷阱,她不想让拓跋浚知道是自己救了他,敏德疑惑,明明他们两人都互相有意,那么让高阳王殿下知道是未央救了他不是更会感激于她吗?

 

第26集 - 拓跋浚误以为李长乐为救命恩人 九公主还原女儿装敏德受惊吓

李长乐发现自己掉了发簪,于是赶到陷阱处寻找,被她听到了敏德和未央的对话,得知高阳王也在陷阱之内,待两人离开后李长乐攀着树藤下到陷阱里,准备坐享其成让高阳王误会是自己救了他,让他再也无法讨厌自己。

一直找不到拓跋浚让魏帝既心急又愤怒,拓跋翰故作抱歉说不该和浚儿分头行动,浚儿都是为了帮李未央猎得白狐才会失去踪迹,太子妃娘娘得知浚儿居然是为了李未央才以身涉险对李未央的成见又深了几分。

拓跋浚苏醒过来,发现李长乐伏在自己身上,看样子似乎是李长乐救了自己,李长乐居然还请求拓跋浚不要告诉太子妃娘娘是自己救了他,理由就是太子妃娘娘正在为拓跋浚选妃,此事传了出去,她恐怕会让太子妃娘娘向他俩施加压力,她不想拓跋浚为难。她如此善解人意又委曲求全的做法反倒令拓跋浚无法再拒绝她的要求。

高阳王被敏德派出的人救回,经太医检查高阳王身体已无大碍,太子妃生气儿子居然为李未央猎白狐而差点丢了性命,高阳王告诉母亲这个世上无人可以替代李未央在自己心中的位置。魏帝下令彻查此事,拓跋翰为防万一下令但凡涉足此事的一个不能留。

叱云南派刺客杀未央夺回奏章,幸未央不在帐中躲过一劫。未央此时正在想办法如何将奏章呈现给皇上,她来到皇上与众臣庆祝狩猎成功的广场上,悄悄打晕了一个准备献舞的女子,顶替舞者上前献舞,意图借机向皇上呈上奏折。

明叔伺机杀死卫兵逃跑。未央跳着舞突然跪在皇帝面前,正要说出叱云南私吞北凉铁矿一事,叱云南用袖箭射向未央,并大喊有刺客,幸亏明叔与君桃及时出现救了未央,为了掩护未央明叔身亡,慌乱中未央将奏章遗失。未央心知与君桃靠逃是逃不远的,幸而魏帝他们还不知道蒙面舞者就是安平县主,她决定带着君桃返回,只有回去才是最安全的。

叱云南来到未央帐中发现未央左肩受伤,断定她就是刺客,未央辩解道,刺客左肩是箭伤,自己是刀伤,只需大夫一验便知。大夫查验后,证明安平县主果然是刀伤,叱云南无奈只能离开。未央清楚她这一计只能换得一时太平,叱云南定不会善罢甘休。

拓跋余捡到未央遗失的奏章,握住了叱云南的把柄。又在明叔身上发现北凉皇家暗卫的纹身,怀疑起未央的身份。

拓跋余找了一具尸体冒充昨晚的刺客,实则是在替李未央开脱,叱云南眼看就要抓到李未央把柄又被她侥幸脱身心有不甘。李长乐献计,李未央之所以能活到今天是因为一直有高阳王的保护,此次狩猎结束高阳王护送圣驾先行一步,正是表哥动手的大好时机。

九公主换回女儿装,敏德见到女儿身的公主一迭连声地道歉,公主娇羞万分。

 

第27集

未央在回京途中多次被刺杀,敏德、君桃被刺客圈住,紧急时刻拓跋浚及时赶到救了未央。拓跋浚与未央被刺客逼到了悬崖边,未央不想连累拓跋浚跳崖自尽,但拓跋浚紧跟跳下。随后赶到的敏德与承德在崖边捡到拓跋浚的剑与未央的鞋,皇上下令寻找。叱云南派出刺客潜入寻人的队伍中,务必要赶在其他人之前杀掉李未央。拓跋浚与未央坠崖后,随水流飘了出去。拓跋浚问未央为何慧屡次遭人刺杀,未央无奈只能说出实情。

拓跋余约见叱云南,并以叱云南私吞铁矿意图谋反为要挟,命叱云南上报铁矿,叱云家必须听命于自己。未央与拓跋浚寻得一处茅屋疗伤,拓跋浚表示自己愿意帮助未央除掉叱云南,为前凉王室平冤昭雪。常茹去南安王府见拓跋余,无意中听到拓跋余说未央就是北凉公主,并看到了写有叱云南罪证的奏折存放处。

 

第28集

常茹故意在拓跋余面前提起昭仪娘娘要为拓跋余选妃一事,拓跋余当即抱住常茹保证自己心中只爱她一人。李长乐去太子府陪太子妃抄经,太子妃决定拓跋浚平安归来后就求皇上赐婚。焦统领将未央的行踪告诉敏德,敏德到达时正见未央与拓跋浚亲密无间,直犯醋意。未央归府,常茹趁机查看了未央的莲花胎记,联想到之前自己在李敏峰处捡到的心儿公主画像,断定未央就是心儿公主。太子妃提出让皇上给拓跋浚、李长乐赐婚,拓跋浚不答应。皇上提出见过李长乐再决定。李敏德打算随焦统领回柔然。九公主无意中听到李敏德的身世,发誓一定不会让别人知道李敏德是柔然皇子之事。

万家热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编辑:徐园园
  • 万家社区邻里帮

    万家社区邻里帮

    微信扫码登陆,发布问题求助

    安徽知名专家,免费在线解答

  • 安徽资讯APP

    安徽资讯APP

    扫一扫,安徽尽在您手中

  •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

    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分享到:

查看更多 网友热评

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万家热线保持中立

1个活动正在进行 最新活动

更多专题报道

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9年10月20日至22日在中国浙江乌镇召开。国家主席...[详情]

新闻排行

  • 24小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