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热线·资讯  

资讯> 国内 > 正文

名校学霸被父母送往精神病院:她就是想摆脱控制

1 2017-07-05 14:57 来源:每日新报
分享到:

生活在同一城市,却不愿再相见,这或许算得上最遥远的距离。因一篇文章而走进公众视野的天津女孩马斐然和她的父母,现在就站在这距离的两端。家是温暖的港湾,她却将家视为“牢笼”;父母是最坚强的依靠,她的希望却是不要再见……推荐阅读》》张家界大峡谷悬崖电梯恢复开放 还将添加休闲蹦极项目(组图)

名校学霸被父母送往精神病院:她就是想摆脱控制毕业证书。

近日,一篇名为《我考上了名校,但最终死在了原生家庭手里》的帖子在网上引发热议。主人公是一位化名“康莫”的34岁女性。文中称,康莫“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硕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本应有着大好的前途,但她的母亲却将她强制送进了精神科进行所谓的治疗,并在其母亲的威胁下办理了残疾人证(精神残疾)。在毕业后的七年里,康莫遭受了电休克治疗、强制服药、扎针、捆绑、软禁、恐吓、嘲讽辱骂等一系列折磨。如今的她仍被软禁在家中,除了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可以自由到楼下溜达,其他的任何出行都要得到父母的批准……”

此前,有关媒体报道,文中的“康莫”是天津人,真名叫马斐然。经过多方搜寻,记者终于联系到了她本人。7月3日,在河东区八纬路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记者见到了马斐然。

对话马斐然

尽量避免一个人外出

马斐然所住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女士挎包,旁边6瓶矿泉水和4个盛满白开水的杯子十分醒目。“杯子是酒店的,走廊里就有饮水机,一次接满白开水为图个省事儿。”因为不想频繁下楼购物,入住酒店时她一次性备足矿泉水,吃饭都用外卖解决。她说,尽量避免一个人走出房间。

马斐然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塑料袋,里面有她的二级精神残疾证、身份证、一张打印的住院费用清单,以及四个药瓶和两个药板。药瓶上写着“碳酸锂缓释片”,药板上写着“奥氮平”。马斐然说,此前自己每天都要服用这两种药物。自从她离开家以后,几乎就没再服用过,用她自己的话说,带出来是为了保留“证据”,是从家里偷出来的。

采访过程中,马斐然的手机不断地收到信息,她告诉记者,有志愿者等在楼下,来看看她的钱够不够花。在离家的这段时间里,马斐然一直靠着网友及武汉大学校友会的资助在生活,“这些钱应该够我坚持到重新鉴定的时候。”

离开家后仍疲惫不堪

“这几天你父母联系你了吗?”这个问题,打开了马斐然的话匣子。她告诉记者,最近这几天她父母联系过自己,本来以为离开家就没这么累,没想到父母的电话让她依旧疲惫不堪,手机密码不行了、下载不会了、账号申请、朋友圈不会发、狗不知道怎么弄了等等一些琐碎问题,还得由她指导父母完成。

说起自己的父母,马斐然显然还有一肚子怨气,对父母的不满竟然一口气地列举出来。父母经常吵架的影子已经深深烙在了马斐然的心里。对于父亲,马斐然的评价是“抽烟、遛狗、打麻将”。而对于母亲,马斐然说的更多一些,诸如母亲经常和父亲大吵大闹,将她控制在家里多年,在她的房间内安装了铁栅栏,她每天无法外出,与外界联系困难,每周五上午10点到下午2点趁母亲外出,才能和同学说些心里话。母亲扼杀了她的音乐爱好,贬低她的音乐才华等等。

自我感觉没有精神病

对“精神病”这个话题,马斐然不回避,但十分痛恨。她认为精神病这个“帽子”将她创造出的一切好的东西全都剥夺走了,曾经的工作也因此半途而废。她告诉记者,自己曾只身去韩国当老师,但韩国警方查出来她申请签证时隐瞒了精神病诊断,最终被遣送回国。

马斐然本科学广播电视新闻学、辅修了心理学,研究生读了临床语言学。她坦言,自己没有资格诊断自己是否有精神病,但她自我感觉没有。家人和医生认为,她说话语速过快,音量大,“我练声乐的音量不大行吗?我学广播电视新闻的,语速快很正常。”马斐然说,她在医院治疗期间,都是她的母亲代她描述病情,她自己甚至没有和医生进行过系统的交流。

原标题:名校学霸被父母送往精神病院:她就想摆脱控制
万家热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编辑:赵涛 [此文系转载,来源于每日新报,版权归属原作者]
  • 安徽资讯APP

    安徽资讯APP

    扫一扫,安徽尽在您手中

  •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

    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分享到:

1 评论 查看更多 网友热评

发 表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万家热线保持中立

Chan_chen 通过安徽资讯客户端 发表

这是书读的太多了?

2017-7-5 17:17

28个活动正在进行 最新活动

更多专题报道

致敬劳动者

城市越来越美,城市里的劳动者更美。高温天气来袭,正当大家在空调房里避暑...[详情]

新闻排行

  • 24小时/
  • /